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d21s的博客

 
 
 

日志

 
 

两篇古文,文理之分  

2010-07-06 00:54:00|  分类: 晓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过去了一个月了,成绩出来了,一些宣传又开始渐渐地轰动了起来,这是一个轮回。

说高考,触及最多的是语文,因为语文有的不是标准答案而是参考答案,所以就能容得下探讨的空间;而探讨最多的,莫过于作文,由于其自由幅度最大,也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特点。今年炒得沸沸扬扬的是两篇文言文满分作文,一篇是江苏的《绿色生活》,一位理科生以一篇基本让人没法看懂的古文获得了满分,令南京市语文基础知识阅卷组组长、古典文献学专家啧啧称赞,并大肆吹捧。这位王云飞同学考试成绩优秀,想学的是机械自动化,因为他认为要强国,就得发展自然科学,而文学只是兴趣爱好。其实这篇文章写得相当好,但严重偏题,且刻意雕琢成分很浓,联系到他之后的专业取向,让人感到的是一种超越年龄的心机。好吧,这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评价吧!

另一篇是福建杨华的《士运论》,尽管是文言,却通俗易懂,举例恰当,尤其重要的是切合福建高考的考题:格林童话诞生的经历。从文章中可以读出书生的一声长叹:“百无一用是书生!”虽显酸腐,却不乏理想主义的气息。可惜作者偏科严重,仅语文成绩良好,其他成绩都太差,上不了本科线。若说这位作者杨华的遭遇,可谓咎由自取,因为是进了高中之后才开始了偏科,原因就是他的理想主义——这与他作文中体现的思想完全一样,可谓从一而终,单凭这点,就值得尊敬。可以说用文言文是有炫技的成分,却更符合这种理想主义的感觉,而他之后的遭遇和成绩,更是为这篇文章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或许在今日,士运当真如此。

两篇文言,算它一篇出自理科,一篇出自文科。一篇故意故弄玄虚,一篇寄托理想,在我看了是属于两个档次的。当然,都应该是满分,因为从考试的角度而言,考的是技巧,这是保证考试公平性的基础。突然想到一个说法,科学就是让深奥变得简而易懂,文化就是让简单变得深奥凝重。所谓文理分家,以这两篇文言作文来看,觉得学理者本该让大家更明白的,可事实是搞得玄之又玄;学文者倒真是让简单变得深奥凝重了,但这凝重延续到了现实里,彻底压倒了他。这难道没有问题吗?

恐怕,这是一个悲剧,学理者可能会喜欢上故弄玄虚,从而背叛科学的本质;学文者遭此打击一蹶不振,从而磨去了理想的锐气。当然,也可能会是喜剧,因为学理者的聪明,能够看懂深奥,从而突飞猛进不断超越;学文者在经历不断的打击和磨砺后其志更坚,从而更有作为也未尝不可……这就要等时间了,未来会证明这一切的。

 

最后,附福建高考作文题及《士运论》,感受一下理想主义者的感叹吧!

 

福建的作文题

雅各布·格林和威廉·格林两兄弟当初写童话,只是为了证明民间童话和历史是否有联系,最后却求证不了,然后把笔记本束之高阁。他们就把这些童话故事放在书架上不管了,从事其他工作。之后,他们的朋友偶然发现书架上的故事笔记,就去柏林联系了一家出版社,后来译成多种语言,发行一亿多本,这就是现在的格林童话。请考生选择一个角度,写一篇八百字文章。

《士运论》

杨华

余读《左传》、《汉书》、《三国志》,寻寻觅觅以求运道,成功诸法,然每见古之名士不得其主未尝不废书而叹焉。至如三国之李萧远作《运命论》曰:“夫治乱,运也;穷达,命也;贵贱,时也。”余未尝不涕泗横流,扼腕叹息曰:“古今之士、之贤、之圣岂受制于三者乎?至如仲尼受困陈蔡,李广难封,哀哉。”后余饱览古今贤士之文,远近名圣之迹,乃释怀,有三叹作焉:一曰士运在此不在彼,再曰士运在勤不在求,三曰士运在我不在他。谓予弗信,请见陈词如下:

  昔者仲尼学富五车、胸藏礼乐,遍施仁义欲以正道援天下于溺,学于郯子、师襄、老聃之徒欲以广其闻,周游天下欲以布其道。其志壮哉,其行壮哉,其言壮哉,然其时运不济,命运多舛,遍历七十国而不遇其主,岂不叹哉!然其尊庠序之教,而有颜回出;修古之圣典,而有六艺作。其志彰矣,不然以我百代后一孤陋书生,岂得闻其名而后深赞哉,孟子曰:“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人有不弃于壮志之道而后必有不知有处得之。此余所谓“士运在此不在彼。”

  战国之时,齐有孟尝田文,赵有平原赵胜,楚有春申黄歇,魏有信陵无忌。当是时,有志之士投之则中,未有不得意之人。余以为弗是也,孟尝之徒独养鸡鸣狗盗之徒,未有匡扶国家之才贤。是故苏秦散尽资才而不说听其言,后起六国而权倾天下。曩时其所孜孜求之而不得,当时尽有矣;曩时其所躞蹀之公卿门,当时尽开矣。富埒人主,权衡国君,谁得而当之?是矣王勃曰:“老当益壮,宁移白道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此非余所谓“士运在勤不在求”乎?

  伯牙遇子期乃畅其意,相如因得意逐名汉武,商鞅得景监方说秦王。士运在人手乎?奈何以我之力,以我之学,以我之滔滔雄辩需假人之手?余思淳于髡闻之必仰天大笑,疑缨索绝。俞伯牙有绕梁之音,司马相如蕴绝世之才,公孙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变法。韩退之云:“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窃以为余为千里马亦先已于伯乐矣。“士运在我不在他”昭矣。

  《诗》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言天下皆慕圣德。《运命论》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又曰:通之斯为川焉,塞之斯为渊焉,升之于云则雨施,沉之于地则土润,体清以流(洗)物,不乱于浊;受浊以济物,不伤于清。”又曰:“是以圣人处穷达如一也。”是也夫。余訚訚于此,欲作沛然之辞以广余意,终日孜孜不倦于古今典籍,所为何事?所拥何志?张载《日知录》志曰(《近思录》记张载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为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