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d21s的博客

 
 
 

日志

 
 

炫技之外——江苏高考文言文诗体满分作文的思考  

2010-07-04 02:24:00|  分类: 晓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江苏出了个奇才,在高考的时候用文言文写了一篇文章,阅卷老师看不懂,古文献专家也惊呆了,于是,自然而然是满分。对于官方的标榜,如果说提反面意见不免让人觉得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何况鄙人没有专家教授头衔,贱民一个,有什么资格可以和状元相提并论,指出奇才的不足呢?

可是不说不行,否则酸得让人想吐。鄙人没啥文化,算是有点古文功底,也就能看懂一般的诗词歌赋,读过《史记》,也能啃《资治通鉴》,四书五经可谓略懂,所以看了这位奇才的原文算能观其大略。文章写得相当好,富有韵律,刨去那些看不懂的字,至少知道一个大致的意思:人类的活动让人类社会脱离了自然,要遭到报应,需要改变。问题在于高考是命题作文,我就没觉得这个意思跟《绿色生活》有啥关系,是我想象力不够丰富吧!在我看来,倘若高考作文题改成《不绿色的生活》,那这篇文章就对了,满分也没意见,可高考是谁说了算的?是要你写不是你要写,所以这位奇才毫无疑问是偏题了,我尤其没搞明白的是语文基础知识阅卷组组长、古典文献学专家吴新江的表示:。“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位考生和《赤兔之死》、用甲骨文写高考作文的都不一样,他的作文写得非常切题,写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天地的和谐,他用他的特殊语言和特殊文字来自由表达这样的主题,非常值得嘉许!”开什么玩笑?和谐?这篇奇文中绝大多数的内容写的是“不和谐”,最后加了些梦想和期望而已,真不知道“非常切题”从何说起,真当咱不懂文言文吗?

而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位考生用了大量的古汉字,直接造成阅卷老师看不懂,试卷向上传达,才有满分的结果,这便属于典型的炫技了。当然,炫技的基础是真得有技术,真的很熟悉这些文字的应用,知道到了上层可以有专家慧眼识珠,否则肯定做不出来。这方面,毫无疑问能证明这位考生是个奇才,而且胆大心细,有勇有谋,可回归写作的本质,写作是表达,是为了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意思。借用古汉语文言的特色,为自己的文章加上“密码”,从而使得原本跑题的文章成为精品……这样的心机,难道不让人觉得可怕吗?

对于那位“奇才”,我充满尊敬,我甚至觉得他是一个斗士,一个敢于利用当下教育模式来反抗,并能为自己获利的聪明的斗士。我觉得有问题的是相关专家在发现这篇文章之后的刻意吹捧与拼命宣传——他们在宣传什么?为的是什么?恐怕很难说清,很有为自己脸上贴金的感觉——发掘一个奇才啊!拼命宣扬炫技,宣扬剑走偏锋,只会让更多的人越走越窄,尤其是高考作文,在命题越来越体现我们文化中伪善特色的前提下,这样的宣传是多么的可怕!

古时候的甲骨文到文言文,很重要的一个作用在于控制文化,因为所写与所说不同,便能达到愚民政策。八股取士,更是在这基础上将文字应用的技巧推到极致,以至于能够培养出一大批一脑子道德一肚子阴险的所谓人才,从而相当擅长上哄下骗,在混乱中游刃有余……这样的趋势,会有什么结果呢?毋庸多言。

或许,这是这个时代的必然吧,因为我们恐怕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坑蒙拐骗之中,习惯于这样的愚弄之中了。事实已经到了不是让我们怎么不上当,而是让我们上什么当的阶段了,我们还能说什么?好和谐的社会啊!

最后,把这篇文章和译文放在下边,大伙自己看吧,是不是有问题,自有公论。

 

 

绿色生活

呱呱小儿,但饮牛湩[dòng] ,至于弱冠,不明犍[jiān] 状。佌佌[cǐ]之豚,日食其羓[bā] 。咱[jì]其成立,未识豜豭[jiān jiā]。每嚙毚臑[niè chán nào],然竟不知其夋[qūn]兔。方彼之时,窋[zhú]诧之态,非闠闠[huán huì]之中所得见也。

    今北方久熰[ōu],瀵酒甃眢[fèn guǐ zhòu yuān],坌[bèn]坲坲[fó],燾[dào]天幠[hū]日。土地皴[cūn]崩,罅[xià] 可容人。南疆霶霈[pāng pèi],洚水肆虐,当此之高,茅舍尽走。欲苫(shàn)不能,啼口立揪揪[jiū] 。

    凡此异态,非天之咎。

    君不见斵[zhuó]便[pián]焚樟,岵[hù]之為屺[qǐ],睇眄[miàn]之下,万山尽屼[wù],百尺篔[yún]簹,化為竹著。於彼幼蛇,匌[gé]不盈寸,巴蛇王虺[huǐ],尽化伴[pán]羞。玈[lu]气烰烰,上格瑶池,贫地徠贾,以丰其貲[zī]。然千丈方圆,莱菔不生,九天之上,星河不见。

      呜呼!漫山设棙,遍地尽罘。此天灾也?人祸也!河海黟[yī]然,浊水仍倾,此天灾也?人祸也!斵木[算刂]竹,彍[guō]弮[juàn]待兽,以至鹿不得走,翬不得飞,蚁不得宭[qún],髬髵不见。此天灾也?人祸也!

翕合珍[lì]气,终日昏昏。天不复蓝,水不复清。未有乌云,天何暝暝?赤乌既出,焜耀无复。看天下,鸟飞不下,鲜见狉狉,当此之时,何处貣青天?

    所幸者,人知之也,人更之也。然,上作网法,下偩几何未可知也。

    今天下多灾。北国井冞[shēn],阵主复至,当与孔张俱歾[mò]。南域之霖,大禹存存,只得扼腕而叹息。人不咎己而咎旱魃,不誚[qiào]己而諑共工。未之可也。闤闠所趋,不可恈恈。当思子孙后代,人己知之。然行之效,则体躆庙堂者思之,媕啊[ān ē]之徒,弃不婟[hù]嫪,国之大蠹,捐而必究。

    吾所思者,河泮水墺,杨槐秦秦,钉疃[tuǎn],柳榆其禾[lì]。苾葌柅柅游屮[chè]葳蕤,见柳而人不攦,视草而眾不蹸,日驾双軑[dài]之车,斐斐閭巷之间,目不复睺,鼻不再鼽[qiú],鸟不惊人,鮒游珍然。

    人者,天地孕育。今其反万物,此竟也。今其不宜瞡瞡,遗祸搙孙,当修长远之道以藾万世。

    今吾执笔於此,所思者,舍旁早蟠一株,今当奉奉,攲枝水上,当复驾舴艋,扌玄其落桃,投於苙。坐银杏树下,观儿童嬉於树下,延於砖祴[gāi],搤[è]腕而惜水中未置菱藕几株。燠[yù]热之时,而可摘菱冣[zuì]菂,爇之為饘[zhān],以奉亲房。

 

    译文:

 

    初生小孩,只知喝牛的奶;到二十岁,不知牛的形状。肥壮的猪,每天吃它的肉;到了成年,不能分辨公母。常常啃吃兔肘,然而最终不知完整的兔貌。在那时候,惊诧的神态,不是街市之中能够看见的。

    现今北方久旱,泉涸井枯,尘埃飘拂,遮天蔽日。土地枯裂,缝隙大可容人。南疆大雨滂沱,洪水肆虐。在这样的水灾中,草舍都被冲走。想修缮而不能,只能啾啾地啼哭。

    凡是这样的异象,并非上天的罪过。

    君不见砍伐树木焚毁森林,草木葱郁的山变得荒芜。极目远望,万山都光秃秃的。百尺高的竹子,做成了竹帛书纸。对于那些小蛇,粗不足一寸,(与)剧毒蛇王,都成为盘中美味。追捕杀气,直上瑶池。贫穷之地招徕商贾,以增加他们的财富。然而方圆数里,萝卜不能生长,九天之上,星河不能看见。

    哎!漫山遍野都设下天罗地网。这是天灾吗?是人祸啊!河海黯然失色,浊浪仍然滔天,这是天灾吗?是人祸啊!砍木伐竹,张弓等兽,以至鹿不能逃,鸟不能飞,蚁不能居,……不能看见。这是天灾吗?是人祸啊!

    开合浊气,整天飞扬。天不再蓝,水不再清。没有乌云,天空为何阴暗?旭日升起,照耀无光。看人间,鸟飞不敢落下,少见野兽奔跑,在这样的时候,哪里是青天?

    庆幸的是人知道这种灾难,人能够改变这样的状况。然而,国家制订法令,民众几个遵守,就不知道了。

    而今天下多灾多难。北国井枯,(即使)阵主又到,(也只)当与孔张一齐自刭;南疆大水,(即使)大禹还活着,(也)只能扼腕叹息。人们不归罪于自己而归罪于干旱,不责备自己却责备天神。不可这样做啊!街市信步,不能够悠闲,应当想到子孙后代,他人和自己都知道结果的严重。然而力行改变,则是那些当权者要思考的。犹豫小人,弃不足惜;国家蛀虫,逃必追究。

    我所梦想的是,河流清澈,杨槐青翠,田园秀丽,柳榆葱笼。芳树丛丛野草茂盛。看见柳枝,但人们不折;看到草坪,但众人不踏。每天驾着马车,飞扬在街巷之间,眼睛不再昏暗,鼻子不再堵塞,鸟不怕人,鱼游悠然。

    人是天地所生。现在反而残害万物,这(如同)是生下来就吃母亲的野兽。现在不能悔悟,遗祸子孙。应当作长远之计来福荫万代。

    今天我在此执笔,所梦想的是,屋旁长有早蟠桃一株,今当吟唱它的枝斜垂水边,应当再驾小舟,拾起它落下的桃子,放在帽里。坐在银杏树下,观看儿童在树下嬉戏,……,扼腕叹惜水中没有种植棱藕几株。炎热的时候,就可以摘菱采莲,烧煮莲粥,奉给亲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