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d21s的博客

 
 
 

日志

 
 

几部以年代命名的小说——《1984》、《2010》《1988我想跟这个世界谈谈》  

2010-12-27 10:35:47|  分类: 晓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的命名往往是很有讲究的,可能很随意,却多少可以点穿整个故事。读过三本用年代来命名的小说,都特别精彩、能让人浮想联翩。恐怕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吧,因为在时间中可以包容一切,未来的畅想,当下的目标,过去的历史……一切离不开时间。

先说最早的《1984》,乔治奥威尔创造了一个乌托邦世界,这是一个恐惧、叛卖、折磨的世界、一个践踏和被践踏的世界、一个在看似正在日趋完善美好而实质上越来越无情越来越可怕的世界。一个永恒的党、一位永恒的“老大哥”,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的口号,一开始似乎令人无法理解,可如果走入小说,乃至于走入历史,不由得发现奥威尔的远见——那是多么可怕的预见啊!这是一本英国小说,但似乎更适合中国曾经乃至当下的现实:创造无数的口号、和谐无数的敏感词、太平盛世的宣传、伟大的规划、对历史肆意地定义、对文化刻意地控制……一切的一切似乎正朝着奥威尔设想的那个方向发展,到最后,思想就是罪恶,伟大的国度需要驯顺的奉献一切的臣民。所幸,一切没那么糟,1984已然过去,至少我们还能肆无忌惮的思考,同时有所忌惮地发表一些观点。《1984》里描绘的是一个看似天堂的地狱,认识了这个场景,算是心里有底吧!只有见识了恐怖的所在,在会有意识地要离恐怖远些,才可能向反方向去寻找出路。

相对《1984》,王小波似乎还没来得及定稿的《2010》更有些中国特色,同样是一个相似的乌托邦世界,2010年的中国有两种人:数盲和非数盲,数盲是领导者,非数盲是被领导者。数盲不能按行阅读,只能听汇报,不能辨别方向,只能乘专车。数盲不识数所以清正廉洁不会贪污,数盲没思想所以绝对听话,符合领导要求……这都是非数盲做不到的,所以非数盲必须得了数盲症才能成为领导阶层。这是一个充满相对的荒谬的世界,是一个辩证法发挥到极致的世界,一切都有正反两方面,存在即合理,合理即毫无意义,毫无意义就理所当然……又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联想到当下,2010年即将成为历史,其中描绘的一切却似乎有些许成为了事实:比如公布的似乎是给“数盲”看的各类统计数据,比如已然严重断层的社会状态……不得不感叹王小波的思想。尽管模式与《1984》如出一辙,但读来更为亲切,同样是通往地狱的道路,王小波的所指比奥威尔的所指更近了不少,虽然时间比奥威尔远了。把这两本小说拿来对比,突然看到一些希望,至少,一切还没那么糟。

相对于对未来的憧憬,韩寒的《1988我想跟这个世界谈谈》则有了些回味的味道了。这是一本夹杂着大量回忆的写实小说,从过去到现在,种种莫名其妙而又真实展现的“中国逻辑”里透出了沉重的无奈。但无奈之外还是有希望的,少数的希望。相对前两部以时间命名的小说而言,韩寒这部小说类型和特色完全不同,本不该放在一起,但倘若联系起来,可以看出《1988我想跟这个世界谈谈》似乎是在寻找另一条路,一条不是通往《1984》也不是通往《2010》的路,虽然路在何方还不知道,但必须拐、必须找,而拐点可能就在1988上了。

另外还有一本相关的书是村上春树的《1Q84》,还没来得及读,但对习惯于将真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村上春树而言,还是颇有好感的。据说这本《1Q84》是在向奥威尔的《1984》致敬,恐怕也是富有意味的吧!没读过,实在不能说些什么。

名字是相当关键的,因为这注定是第一印象。选择用时间的大概念,就需要符合这大概念的内容了。无论昨天、今天还是明天,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被时间包围着,借助我们自己创造的所谓年月日的刻度,畅想或缅怀,于是就有了丰富的思想,有了存在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